十篇经典怀念母亲的文章推荐

时间:2011-07-27 16:10 来源:未知 作者:可爱你 点击:

    母亲,是在我熟睡之时将掉在地上的被子偷偷的盖在我身上的人。母亲,是将鸡蛋藏在我碗底自己端着一碗素面在我面前吃得津津乐道的人。母亲,是每年春节都给我买新衣而自己还穿着结婚时那件大红袍的人。母亲,是盛夏夜里为我打扇而自己的衣服却被汗水浸湿的人。母亲,是我在需要花钱的时候那个对我最慷慨的人。母亲,是我在惹她生气打骂我后那个躲在角落里流着心疼的眼泪的人。母亲,是把所有都给了我而我却没有丝毫回报的人。母亲,是时常在我耳边叨念着而我却听得不耐烦的人。母亲,是一直都挂念着我而我却时常将她忘却的人。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母爱是任何感情都比不了的情感。爱读文为大家奉上十篇怀念母亲的经典文章,让我们跟随着文章一起来怀念我们的母亲。


 

 

母亲——那个陪伴我们长大,却在慢慢老去的人

小时候总喜欢倚在母亲的怀里,在黢黑的静夜里,那儿挂着一轮只属于我的明月。月光暖暖的,以它独有的光彩包裹着我,滋润着我的全身,使我在每个夜里都得以悄然的成长着。那时,胆小的我不再惧怕黑夜,只要躺在母亲的怀里,即使周围墨黑一片,而我的心里也充满了光明。长大后怀着对亲人的感激我独自踏上了人生的征程,我渐渐远离了母亲,淡忘了她那曾经温暖过我的怀抱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anwu/2011071317635.html

怀念母亲

每逢佳节倍思亲,春节是越来越近了。工作后回到家里忙着收拾家务,身体的劳累并没有减少我思念家乡的情感,也更让我怀念起离开我多年的母亲。记得儿时,这个时候是母亲最忙碌的了,母亲把早已给我们姐弟做好的布鞋摆在炕梢,把做好的新衣服叠好放在柜子里。准备年三十才可以穿,我们会掰着手指头算时间。母亲忙着打扫房间,蒸粘豆包,馒头,冻水饺,会把正月里的饭都做出来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004223007.html

母亲用爱撑起的信念

孩子刚出生的时候,丈夫和亲朋都劝她把孩子抛弃掉。原因很简单:这个孩子得了先天脆骨病,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孩。而做为母亲的张秀英却没有这样做,一直坚信着儿子终有一天会站起来。就这样丈夫不辞而别舍她而去,只留她一个女人家操持家务照顾孩子。一转眼几年过去了,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丈夫一直没有音信。背地里张秀英也不知哭过了多少回,痛心过多少回。看着儿子浩天的腿,可能没有机会再站起来的腿,她知道只有靠自己才能度过难关,他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教会了儿子不可以轻易的流泪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1062316878.html

母亲,我今生最牵挂的人

晚饭过后,我含泪静静地站在屋门旁望着母亲,她平静地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头上乌黑的假发不时地被门边溜进的微风掀起,隐约忽现出顶光的头皮,使得她最后的骄傲也荡然无存。这时候,我的五姐轻声呼我:“小弟,趁妈妈麻醉药效还在,咱俩赶紧推磨走”。于是,我硬是咽下嘴边的苦水,依依不舍地随五姐向面粉厂的方向而去。苍天作弄我,噩耗传来,使我得知了母亲逝世的消息。就在我还未磨完面的时候,听五叔赶来说的。他说母亲临走时好象有什么话要说,却没有说出口,就走了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091020895.html

地震里,母亲用生命谱写爱的神话

早上7点半,我准时醒来,打开电视关注受难乡亲们的情况,正好看见这样一个报道:“…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,她已经死了,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,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,双膝跪着,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,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,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,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……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,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,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,大概有3、4个月大,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,他毫发未伤,抱出来的时候,他还安静的睡着,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…”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090825215.html

那些卑微而伟大的母亲

晚上,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,我们刚在桌旁坐下,就见一个老妇提着一个竹篮挤过来。她头发枯黄,身材瘦小而单薄,衣衫暗淡,但十分干净。她弓着身,表情谦卑地问:“五香花生要吗?”彼时,朋友正说着一个段子,几个人被逗得开怀大笑,没有人理会她的询问。她于是再一次将身子弓得更低,脸上的谦卑又多了几分:“五香花生要吗?新鲜的蚕豆。”她一连问了几遍,却都被朋友的说笑声遮住。她只好尴尬地站在一旁,失望和忧愁爬满了脸庞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anwu/2011012311534.html

通往母亲心底的那条天路

五岁时,她跟邻家小朋友玩,最顽皮的小强问:彩彩,你是不是像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不然你怎么没有爸爸妈妈?她伸手推了男孩一把,说:你才是天篷元帅猪八戒呢她跑回家,问正在剥青豆的姥姥:我从哪来的?姥姥扶了扶老花眼镜,瞅了她一眼,低头剥了两个青豆说:你呀,是你姥爷在咱家的花园里用铁锹挖出来的,晚上天黑,没人时,你姥爷想挖银子来着,结果一锹下去,就挖出你来了。她撇撇嘴,净骗人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1041514901.html

一个八十七岁老母亲的最后心愿

她已经87岁,到了衰老的时候,但当她得知65岁的大儿子因盗窃入狱后,她以最原始的方式,步行近百里地去看他。这个一生贫苦、没识过字的老妇人,背着馒头、西瓜和鸡蛋,一天内来回走了近两百里地,只为短短半个小时的探视——赵巧云许多时候已经开始犯迷糊。蒲扇刚刚还拿在手上,可出去收了趟晒在院里的被子,就记不起搁哪儿了。蓝头巾前一天明明还在床头,第二天不知怎么到鸡窝上了。自己10个孩子的名字,她也甚至记不全。她已经87岁,渐渐“迷了,老了”,到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段时光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1042915745.html

母亲的深深牵挂

大学毕业,他被分配到离家乡100公里以为的城市。父亲早逝,身为长子,每个月他都雷打不动地回老家看望母亲。返乡的车票是用质地较厚的彩色胶纸印刷的,每次,母亲都对他说:“孩子,你的车票挺好看的,送给我吧!”他笑一笑,就把车票送给母亲,晚上他就睡在母亲的土炕上。后来,母亲就开始随便地翻他的衣袋,只留下那张车票。后来,他恋爱,结婚,生子,开始每两个月回一次家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0122210507.html

那个被我叫做母亲的伟大女人

我想,我的幸福童年是从什么时候结束的呢八岁以前,我的家庭还很和睦,父亲在一个工厂里上班,黑天白天的三班倒,虽然很忙很累,但他从不服输,每当给我要零食的时候,他都喜欢说,小子,好好听话,老子有的是钱,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其实,那时候母亲就没有工作,常常要给人家打零工或在家中做那些挣不了多少钱的手工活。生活尽管困难,但家中充满了温馨,父亲拼命挣钱,母亲把家拾掇得窗明几净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阅读文章:/qinqinggushi/2010122210015.html

 

相关文章推荐:

(责任编辑:可爱你)

更多
-
最新评论

还没有人发言,您是第一个,来说两句吧!

爱读文提醒您遵守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广告评论。
用户名:
赞助商链接
本类经典文章阅读